《诗经》描写男欢女爱的绝妙诗句

《诗经》描写男欢女爱的绝妙诗句


来源:中国民间故事网   文章作者:杨黎光  点击次数:

民间的生命欢歌与王公们的荒唐淫乱

     《诗经》原本叫《诗》,共收录诗歌305首(另外还有6篇有题目无内容,即有目无辞,称为笙诗),因此又称“诗三百”。从汉朝起儒家将其奉为经典,因此称为《诗经》。《诗经》所录诗歌多来自民间,据说,周朝设有专门的采诗官,采集民歌,以体察民俗风情、政治得失。《诗经》中大部分诗歌都出于此。至于《诗经》编撰者,有以为周公者,另外也有孔子删诗的说法。

    《诗经》所录诗歌时间跨度长,从西周初年直至春秋中叶,涵盖地域广泛,黄河以北直至江汉流域的都有。

    正是因为有了《诗经》,才让我们在数千年后的今天看到了远古先人们或在庙堂里典礼完婚,或于田野间尽情嬉戏、载歌载舞、求爱求欢的春情。

    荷兰性学家高罗佩在其所著的《中国古代房内考》一书中写到:

    统治阶级成员的婚姻叫做“婚”,这种神秘古老的字眼似乎意为“黄昏的典礼”,指在晚上庆祝婚礼和完婚。

    平民的婚姻叫做“奔”。当春天来临,农家都从冬季住所迁至田野,村社组织春节的庆祝。届时艾男少女乃一起跳舞、轮唱、踏歌。所有这些歌几乎千篇一律都与生殖崇拜有关,并常常有不加掩饰的色情性质。每个青年男子都来挑选姑娘,向她们求爱,并与她们交媾。以此作结的男欢女爱持续于整个夏季和秋季,并且在这些家庭搬回冬季住地之前,被人们(也许是村中长者)以某种手段合法化。合法的标准恐怕是看姑娘是否怀孕。

    由于姑娘可以接受或拒绝求婚者,也可以接受之后又改变主意,而男青年也有同样的自由,遂使平民女子比高等级的女子享有更充分的性生活。《诗经》中所保存的关于求婚、爱情和婚姻的民歌对乡村爱情生活有出色的描写。(《中国古代房内考》26页[荷]高罗佩著 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0年11月第1版)

    《诗经·郑风》里便有这样一首描写三月上巳节在溱水、洧水岸边男女青年游春相戏,互结情好的动人诗篇。诗中有景色,有人物,有场面,有对话,语言生动鲜活,表情真切感人。所以有学者认为诗的作者可能就是其中秉蕑赠花的少女或少男之一。

    溱与洧,

    方涣涣兮。

    士与女,

    方秉蕑兮。

    女曰“观乎?”

    士曰“既且。”

    “且往观乎!”

    洧之外,

    洵訏且乐。

    维士与女,

    伊其相谑,

    赠之以勺药。

 

    溱与洧,

    浏其清矣。

    士与女,

    殷其盈兮。

    女曰“观乎?”

    士曰“既且。”

    “且往观乎!”

    洧之外,

    洵訏且乐。

    维士与女,

    伊其将谑,

    赠之以勺药。(《诗经注析》上260页,程俊英、蒋见元著,中华书局1991年10月第1版)

    将它勉强译作现代汉语,大意应该是这样的:

    郊外的溱河和洧河刚刚解冻了,

    奔涌的河水欢快地流淌。

    少男,少女,

    手捧兰草,被哗哗的春水牵动着心房。

    姑娘说:“去看看吧?”

    小伙说:“已经去过了。”

    “再去看看嘛!”

    洧河之滨,

   

|<< << < 1 2 3 > >> >>|


·上一篇文章:中国人的性爱到底包含有多少性的文化?
·下一篇文章:阴阳天道,古人对性的最初认识




联系方式

座标:中国·杭州

电话:0571-86945531

E-mail:yutv66#live.cn
 (发邮件时将“#”更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