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与民族的互动:藏传佛教噶玛噶举派与纳西族

宗教与民族的互动:藏传佛教噶玛噶举派与纳西族


来源:网络   文章作者:王彦苹  点击次数:

 

 

“三朵”节上纳西族老人在藏传佛教寺院转经(资料图片)
部分纳西族群众信仰藏传佛教 (资料图片)

藏纳一家亲 (资料图片)

  噶玛噶举派在藏传佛教中是一个很重要的教派,它开创了藏传佛教历史上活佛转世制度的先河,在云南藏传佛教史上也留下了光辉的一页。噶玛噶举派约于11世纪末至13世纪中期传入纳西族地区。噶玛噶举派从创立者杜松钦巴开始便注重在康区的发展,在康南一带有很大的势力,该派自传入云南纳西族地区后,便得到木氏土司的大力支持,与木氏土司关系密切,因而在西部纳西族地区影响很大。

  噶玛噶举派传入纳西族地区

  噶举派是藏传佛教诸多宗派的重要宗派之一。“噶举”一词本意是指佛语,可理解为佛语或教授。噶举派注重对密法的实际修炼,而对密法的修习又必须通过口耳相传的方式来进行。由于噶举派僧人着白色袈裟,后人学者又称其为“白教”。

  噶举派形成于藏传佛教“后弘期”,由玛尔巴译师开创,经米拉日巴瑜伽师的继承,最后这一教法传承落到达波拉杰大师肩上,才正式建立并成为藏传佛教诸多宗派中支系最多、最庞杂的一大宗派。噶举派的四大支派是:噶玛噶举派、察巴噶举派、跋绒噶举、帕竹噶举。

  北宋中期,噶玛噶举派著名大师第一世杜松钦巴在康区传经布道,到现在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太子雪山和鸡足山朝拜,途经迪庆、丽江、大理,与沿途的藏族、纳西族、白族首领广泛接触。”公元11世纪末,噶举派分别从西藏和康区两路传入云南德钦、中甸(香格里拉)、维西、丽江、宁蒗永宁等藏族、纳西族和普米族地区。据有关学者对噶举派原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德格县的母寺八蚌寺的调查证明,元、明两代康区的噶举派与云南噶举派有密切的联系。噶玛噶举派约于宋宁宗时由杜松钦巴自西藏传入康区,经元明两代得到发展,该寺系由第一代大司徒所建,因得到历代封建统治者及德格土司的大力扶持,势力有了很大发展,该寺即为德格土司五大家庙之一。八蚌寺在噶玛噶举派中地位很高,仅次于主寺——后藏楚普寺,同为噶玛噶举派在康区的圣地。寺辖分寺分布于四川德格、邓柯、康定、丹巴、稻城、云南丽江以及青海等地。公元1268年,第二世噶玛拔希继续第一世噶玛巴杜松钦巴的佛行事业,自大都(今北京)回到康区传经布教时,到德钦路过梅里雪山一带,祷文以祭祀德钦境内神山梅里雪山主峰——神山卡瓦格博,并尊称“绒赞卡瓦格博是一切智慧和世间的神殿。

  噶玛噶举派对纳西族的影响:“我们噶玛噶举派”

  刊刻“丽江版”大藏经

  噶玛噶举派在纳西族首领木氏土司家中得到极其崇高的地位,木氏土司在与噶玛噶举派上层僧人建立起密切关系的同时,积极支持噶玛噶举派一切有意义的宗教文化活动。1609年,噶玛噶举派红帽系法王第六世夏玛巴却吉旺秋建议木氏土司在丽江刊刻藏文大藏经《甘珠尔》。并派人将自己珍藏的手抄本《甘珠尔》送至丽江作为刊刻的底本。这一手抄本是帕竹政权的阐化王时期噶举派大译师勋努拜和第二世夏玛巴却吉扎巴等高僧多次精心校订过,被认为是准确无误的版本。木氏土司十分高兴,将该版《甘珠尔》的刻印工作定在康司寺(香格里拉县小中甸)进行。却吉旺秋应邀到康司寺指导刻版工作,并为《甘珠尔》编写目录和后记,木增为丽江版《甘珠尔》作序。历时15年,1623年《甘珠尔》刊刻完工,夏玛巴应邀到中甸主持《甘珠尔》的开光仪式。这是藏文出版史上唯一一部插有汉文目录的藏文经典。史称“丽江版”或“丽江——理塘版”,被历代藏学家评价为“历史上最好的藏文《大藏经》”。

  纳西族人家出现转世活佛 

  噶玛噶举派建立了与纳西族互为依存、互为融入

|<< << < 1 2 3 > >> >>|


·上一篇文章:穿越千年的毕摩文化
·下一篇文章:印度村庄为青蛙办盛大婚礼 3000人参加祈求降雨




联系方式

座标:中国·杭州

电话:0571-86945531

E-mail:yutv66#live.cn
 (发邮件时将“#”更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