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安拱瑞山的来历

瑞安拱瑞山的来历


来源:中国民俗文化网   文章作者:沈肇瑞

  明朝的时候,瑞安城横贯着一条由东到西的大街,街后有条河,小河经常干涸,而大街又屡屡失火,因无水,小火常会酿成大灾,所以人们都企望街后多汇集水源,以便灭火救灾。
  有一年,城东集真观里,住着一个叫化子模样的道士,蓬头垢面,满身生疮,穿着百衲鹑衣道袍,拖着破草鞋。整天蜷缩在神座底下睡觉。人们向他求签问卜,屡验不爽,大家都叫他邋遢仙。有一天,不大出门的邋遢仙一反常态,手里端着一个盘子,盛着猪肝,用竹筷敲着盘子,叮当作响,口中念念有词,在街上从东到西,从西到东踱来踱去,接连好几天不肯停歇。人们以为他是疯子,都不理睬他。有一个后生好奇地问邋遢仙:“你天天这样在街上敲盘子,到底是什么意思呀?”旁边围了一大群人,等待着他回话。邋遢仙不发一语,只管摇摇头叹气:“唉!唉!……”当中有一老头子叫嚷道:“我们的县太爷是甲榜进士出身,满腹经纶,爱民如子,请他解开这个疙瘩吧。”众人异口同声喊起来:“对,对!”百姓簇拥着到县衙门去。这位县太爷姓齐名柯,平时为官清正,听到县堂里人声嘈杂,忙出来接见。百姓将邋遢仙用筷子敲着盘子的怪事叙述一遍,要求县太爷解开这个谜。齐知县用手托着下巴,不断地捋着胡子,沉思了半晌说:“肝者,属火也。”心有余悸的百姓们听到“火”字,顿时谈“火”色变,迫不及待地等齐知县把下文说下去。齐知县皱着眉头慢吞吞地接下说:“‘盘、筷’与‘搬、快’同音,邋遢仙大概要你们赶快搬家避火吧!”话音刚落,消息立刻传遍了全城。居民纷纷作了疏散避灾的准备,把家中的贵重财物转移到别处去了,并把病残老小作了安置,人们时时提心吊胆地警惕着。果然,数日后一天三更时分,大街西端一户人家失火了。霎时间,冒出浓烟,当时西风正猛,刮着炽热的火焰迅速地向东蔓延。街后的小河早已枯竭,无水救灾。眼见大火接连燃烧了三四个钟头。第二天早上,下了一阵大雨,始告平息。所幸无人伤亡,贵重物品损失不大。大家都说,好在齐知县妙解天机,为民立功。
  大火以后,民间纷纷传说,东门外有一座硐桥,造形奇特,用石块筑成半圆形的桥梁,上面造成了一座庙。太阳东升,阳光通过桥洞,直冲城内,把河水晒干了,把房子晒得灼热,这座硐桥成了一个吹火筒(俗称火棍)。只有在硐桥外面造一座小山,挡住太阳才能避免火灾。这些传说逐渐传到齐知县耳里,他细细想来,认为这传说并不是没有道理,关键还是使城内小河里多积水以备救火之用。于是,齐知县带领幕僚,对城内外河流地形作了一番勘察,并访问当地父老,共同商讨疏浚河流、积蓄水源、防旱救灾的办法。
  原来,瑞安城内的水流发源于北集云山,直淌城内小河,流注于东门大河。几百年前,水道深且广,有月井、西鲜两个陡门,夹住龙山,每拱瑞山的来历逢干旱也保持了一定的水源。但后来这两个陡门已经废湮,河道淤塞,使集云山水源直泄大河,流入江口,所以城内小河干涸,引起频繁的火灾。
  这一年,又逢大旱,齐知县抓住时机,组织民工,疏浚了河道,恢复了月井、西鲜两个陡门和堵塞废了的九里陡门。同时,为了顺应民意,着手在离硐桥不远的大河道中,利用所浚的淤土,构筑小山,以挡住太阳火,并使东西两条水流到此有个回旋的余地,以聚汇水源。他请来著名的石匠,在淤土小山周围砌以石块,说也奇怪,东边筑好西边塌,西边筑好东边塌,足足筑了好几个月,结果还没有筑成,弄得齐知县急如热锅上的蚂蚁,一筹莫展。齐知县的儿子已十六岁,他知书达理,近日在百姓中间探知,当地在恶巫妖言惑众,说什么河内有蛇精作怪,因此工匠们在河底叠石草率不敢久留,所以基础不实,出现塌翻。齐公子本想禀告父亲,后来细想,怕父亲下河底督工会有危险。第二天便瞒着父亲,带头跳下河底督促工匠夯实地基,砌好基石。不料巧遇骤雨,集云山大水急泄直下,冲下泥土,把齐公子埋在河底。众百姓闻知,十分悲痛,个个都忘了自己安危,奋力砌石,齐知县得知后,强忍悲泪,与民共同运土。众志成城,没多久,这座小山终于用块石砌成,上面还建了文昌赤帝阁。
  阁成之日,齐知县参加落成典礼,百姓设香案跪迎,齐呼此山为“齐公山”,齐知县谦辞,命名曰“拱瑞山”。
 


·上一篇文章:恶道与狐仙(新聊斋)
·下一篇文章: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