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全球艺术展的“春季之变”

疫情之下,全球艺术展的“春季之变”


来源:家长学院   文章作者:佚名  点击次数:

作者:金涛 宫剑南来源:中国艺术报

  2020年的春天,当新冠病毒开始在各国蔓延时,人们似乎更能理解全球化的含义,它的影响不仅是贸易受阻和旅游业停滞,艺术界也面临着诸多不确定性。受疫情影响,各国原计划开展的艺博会、重要展览相继受阻,多国博物馆仍处在关闭期,跨境艺术合作更是迎来了难题。

  病毒传播下的盛会之变

  这本应是一个繁盛的艺术季,但随着3月2日卢浮宫关闭的消息传出,似乎拉开了全球艺术一段艰辛的旅程。随之传来的是艺术品市场的消息。素有“可交易的博物馆”之誉的欧洲艺术和古董博览会( TEFAF )定于每年3月初在荷兰举行,虽然本届TEFAF如期而至,但随着一位意大利参展商检测出新冠病毒阳性,展会匆忙提前结束,全球顶级古董商和美术博物馆的购藏者不得不因此改变行程。亚洲也遭遇类似情况,以往的3月,都是香港艺术气氛最热闹的时候,随着巴塞尔艺术展主办方宣布2020巴塞尔艺术展香港展会取消,这个全球艺术市场的“晴雨表”迎来了挑战,主办方将总价值约2.5亿美元的艺术品改成为网上展览,供全球买家在线“扫货” ,给参展画廊提供一定支持。欧洲国家和疫情持续赛跑的状态也影响着与中国的落地合作,意大利原计划于5月开幕的“2020年威尼斯建筑双年展”目前已推至8月,展期缩短三个月,已获准入展的中国艺术家只好推迟计划,原地待命。

  相比之下,亚洲国家艺术机构的做法显然更为谨慎。3月4日,东京艺术博览会在其官方网站发布消息,考虑到当前病毒的传播,东京艺术协会自愿中止并取消“2020东京艺术博览会” 。这与日本首相此前于2月26日宣布的“暂时关闭由文化厅所管的国立美术馆、国立博物馆”的政策不无关联,该闭馆政策从2月27日生效至3月16日,之后的开馆计划将视具体情况而定。与艺博会之变波及的艺术品市场相比,美术馆和博物馆的关闭预示着人们日常活动空间的进一步压缩,即便不是那里的常客,依旧能感到形势的不乐观。受到该政策影响的就包括东京国立博物馆,截至4月19日,当记者访问该馆网站时,仍看到处于临时闭馆状态的提示。影响最大的莫过于临时特展了,其中就包括“文徵明及其时代”特展,特展除了展示文徵明的作品外,同时呈现列于“吴门四家”的沈周以及同时代画家的作品。由于今年恰逢文徵明诞辰550周年纪念,加上他的书法及绘画在日本影响深远,展览作为东京国立博物馆的重要项目备受欢迎和瞩目。该特展原档期定为1月2日至3月1日,在闭馆政策下已中止展示。

  在中国的海外艺术项目

  那些“滞留”在中国的海外展览情况也各不相同。因日本援助物资走红的“山川异域,风月同天”记载于1298年的《东征传绘卷》中的第一卷,这件描绘鉴真与日本文化交流不解之缘的文物原本于去年12月17日至今年2月26日在上海博物馆“沧海之虹:唐招提寺鉴真文物与东山魁夷隔扇画展”里展出,但因疫情临时关闭,当3月13日上海博物馆恢复开放后,经与日方协调,展期延长至4月5日。此外,上海艺仓美术馆重磅推出的“光/谱 鲍勃·迪伦艺术大展”和位于上海老码头创意园里的国际80年代博物馆“克罗地亚80’ SMUSEUM亚洲首展”也采取不同程度的延期方案。相比之下,尚未进行的艺术展览要稍许幸运。

  早在今年1月,主办方便隆重宣布“莫奈和印象派大师展”即将登陆上海外滩壹号的计划,届时将呈现来自法国巴黎马摩丹莫奈博物馆的57幅法国印象派大师真迹,其中包括莫奈《睡莲》《紫藤》 《玫瑰》在内的重要代表作。由于新冠病毒对双方国家不同程度的影响和观展效果的考虑,原定于3月13日至7月12日展期也改至12月11日至2021年3月22日,为此主办方相应调整了原先体验票的使用时间,不过对于这位印象派大师的真迹,即便再等一等也是值得的。

  北京艺术机构的海外合作目前也处于搁浅状态。按照展期,“第四届今日文献展‘缝合’ ”在今日美术馆闭馆期间结束,据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计划在美术馆开放后延期该展览。近年国际交流成果斐然的中国美术馆虽然没有藏品滞留海外的状况,但原本丰富的展出计划也受到影响。据该馆国际事务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中国美术馆正在与希腊国家考古博物馆、俄罗斯艺术科学院、意大利佛罗伦萨绘画艺术学院、澳大利亚国家博物馆等境外机构洽谈合作,在保持密切联系的同时也会根据实际情况作出相应调整。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展览部工作人员也表示,目前国际展览和海外机构合作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清华艺博也相应推迟原本的国际展览计划,虽然处于闭馆期,但原定于3月期间结束的“昂托安·莫蒂耶:墨行光影”“途·象—— ‘上合组织’成员国肖像画艺术展”两项展览均

  按时撤走。目前,尚未开放的美术馆与博物馆除了进行日常场馆防疫和安全保卫等工作外,工作人员和外方机构保持着线上沟通。

  虚拟展览下,大师依旧是亮点

  对于无法到场的观众,众多博物馆不约而同地将展览搬至网络,推出可供线上观赏的“虚拟展览” 。“在任何地点,探索大都会” ,这是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网站首页的欢迎词。尽管其150周年的馆庆计划搁浅,但闭馆期间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开放在线资源,提供藏品、艺术史、在线图书馆、公教资源、 360虚拟展馆参观等资源,观众还可以在线观看里希特等当代艺术家的创作过程,从相继宣布闭馆时起,国内各博物馆的在线展览和在线藏品纷纷上线,另有策展人或讲解员通过直播带领大家“云看展” ,按期推出藏品专栏,学习知识。

  当展览或藏品转为线上后,无疑面临更激烈的竞争。线上预示着更大的信息流,观众可选择的空间很大。当艺术品在数字技术和多媒体手段导向下展示时,观众会自主选择丰富且多关联的阅读信息,这时那些历史丰厚、艺术杰出的作品往往更占优势,比如大英博物馆藏敦煌壁画、龟兹古代壁画等等。这期间,受美国政府资助的史密森尼学会也放出“大型彩蛋” ,向公众开放280万张高清图片,涵盖19座史密森所属的博物馆、 9座研究中心、图书馆、档案馆及国家动物园的高分辨率2 D或3 D图像,诸如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的中国南宋摹本顾恺之《洛神赋图》等。观众不仅可以在线端详藏品的细节,以及纹理、龟裂带来的年代感,还可单独检索,免费下载使用。与此同时,“不甘寂寞”的还有艺术家,美国艺术家KAWS突破传统创作条框,使用AR科技创作,观众只需手机应用,KAWS的作品即可现身眼前。

  在这个特殊阶段,从博物馆人到艺术市场从业者,再到普通观众,“线上”几乎成为了大家口中的高频词。可以在线策展,可以在线预览图录,也可以在线一睹世界级艺术“尖货” 。与“线上”相比,“推迟”或显得稍许消极,但也反映艺术行业的普遍心态。病毒肆虐期间,全球的艺术家也在试图用自己的艺术表现形式来表达对这场特殊事件的关注。此次疫情给艺术行业带来的影响无疑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但大家对未来却充满信心。


·上一篇文章:柏林阳台上的50件艺术作品:无法被疫情阻止的公共艺术
·下一篇文章:纽约历史学会博物馆记录疫情:从儿童画到街头摄影